商业和公益该怎么结合
时间:2015-06-03 06:07 来源:中国科技人才杂志

从左向右,依次为钱慧高、赖晓凌、曹沿松、王东翔、陈华

钱慧高: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

我们从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在科技领域进行投资,结合的是技术创新,其中包括环保、高端装备和新材料,其实全是在为社会的创新做贡献。直到2014年才开始投互联网行业。互联网的出现满足了低端人群的创业需求,新的技术手段解决了距离,解决了很多客观存在的困难。

有一个留学归来的女孩子高位截瘫,她决定要帮助跟她一样的人,于是她成立了一个公司,设置出单独的课程来帮助这个群体,让他们能够生活自理。就是这个项目,让30位投资人当场全部决定为她设立基金。其实我们的基金都是商业投资基金,我们也在探寻一种模式,怎么样能够把公益和商业很好地结合起来。

赖晓凌:创新工场合伙人

我从事风险投资八年的时间,一直认为外面看到了很多风险投资光鲜亮丽的东西,但成功率非常低。让我很开心的事情就是解决了就业问题。比如刚才提到的小米、车易拍,回想起来,这些公司最大的功绩是解决了社会上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或者把商业社会的成本跟收益进行重构。这里面最本质的问题是社会效益跟经济效益极大地提高,这个提高完成之后,再回馈给社会,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正向循环。

我始终认为技术的进步是把这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比如我投的智能血糖仪,在整个领域当中这其实是很难做的,包括乙肝携带者、糖尿病病人,怎么去改善他们的生活。我发现对于慢性病的改善和改良,技术带来了非常高效的手段,我们其实也在做这样的一些尝试,也投了一些项目。

曹沿松:英飞尼迪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

大家说基金都是逐利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其实很多逐利的企业,解决了社会的问题,你把社会看成是一个大公司的时候,其实我们很多企业都是在提高社会的生产力,改变社会。如果一个企业是盈利的,本身就会带来很强的社会效应。所以从我投资的角度来说,早期的孵化和创业,可以解决大学生创业问题,扶植他们成长,后来的社会效应是显而易见的。另外我自己专注于农业方面的投资,在食品安全,比如说最近投的以色列的无害农药,如果把这个企业做好了,就是对社会的反哺。

王东翔:浩盈投资合伙人

与弱势群体相关的项目,包括贫困、残疾、心理或者说精神各方面的障碍以及与妇女、儿童等人群相关项目,涌现出了很多商业机会。在农村地区我们可以看到,随着电子商务的普及,很多农民从产品的选择、种植管理到销售等等,随着技术的进步,随着社会财富的发展,整个新的产业链和商业机会都产生出来了。我们看到很多的所谓落后地区的农村发展的项目,都是因为有技术的发展,使得原本没有机会能够摆脱贫困的农民,获得了一个新的商业发展机会。然后他的产品以及他的个人能力、种植水平、管理能力、财务能力随着整个项目的运作,都得到了提高,然后产品被这个社会所接受。这样的案例实际上已经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