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生联盟
作者:王峥时间:2015-06-16 17:51 来源:中国科技人才杂志


5月10日,一场冷雨覆盖京城,北京常春藤医学高端人才联盟在马奈草地与优客工场握手签约。代表常春藤出席签约仪式的是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血管外科管委会副主任兼事业发展处副处长吴永波。这一天,他的身份是北京常春藤医学高端人才联盟主席。

吴永波也没有想到,几年前松散的医师沙龙会发展成如今的正式社团组织。从沙龙到联盟,从朋友到会员,这个由医生发起、医生和企业组成的联盟迅速壮大,并引来从企业到地方政府的强烈关注。

 从沙龙到联盟

当吴永波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端坐在椅子上时,人们很难从他脸上看出前一天刚刚做过一台大手术的疲惫。从医20多年,吴永波精力充沛不减当年。作为阜外心血管病医院事业发展处的副处长,他一方面要保持手术的质量与数量,另一方面还要担负起医院对外联络、合作的职责。

“作为一个专科医院,我们医院常常要去请北京其他医院的医生来会诊,时间久了,就和其中一些德艺双馨、为人热情的医生成了朋友。”为了感谢这些医生对自己工作和生活上的帮助,每年年底,吴永波都会把他们聚在一起把酒言欢。

2012年,随着圈子里的医生级别越来越高,有些人堪称“顶尖”,吴永波把聚会地点定到了钓鱼台国宾馆,他觉得只有这样的规格才与这些医生的地位相称。吴永波至今还记得钓鱼台国宾馆6号楼的大厅,当天有40人参加活动,为了不让大厅显得空旷,他还特意布置了一个小舞台,舞台的布景板上写着“第一届常春藤医师沙龙”几个字。这是他临时想到的名字,觉得比较上口,寓意也不错。

当天的活动很成功。后来,太原市卫生局通过参加沙龙的专家——北京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叶雄俊知道了他组织的活动。“太原要搞‘百院兴医’,你们来考察考察吧!”收到这个邀请后,吴永波也没有多想,觉得这件事挺有意义,就组织大家去考察。没想到考察结束后,太原市表达了签约的意愿,但常春藤此时并不是一个法人团体。直到此时,吴永波才萌生成立医生联盟的想法,但因为太难,没有积极去争取。

第二年的聚会依旧在钓鱼台国宾馆,这次参加聚会的人数达到100人,而且出现了不少政企两界的人士。万科集团、金融街集团、中信银行、广发银行、新发地集团等代表都出现在聚会上。“你们应该注册一下。”席间,不断有人跟吴永波这样说。北京万科高级顾问赵智勇主动提出帮助他去申请。

2014年8月30日,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由吴永波等医学专家联合部分企业发起的北京常春藤医学高端人才联盟在京成立,吴永波任联盟主席,北京20余家医院重点科室的50多名副高级职称以上医学专家成为常春藤的首批会员。

直至此时,吴永波开始意识到当初那个沙龙的意义以及使命。

告别“飞刀”模式

自从联盟成立那天起,它就不再是一个只提供内部交流的平台。“大家都是医生,不能总是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总要做点什么。”于是,吴永波想让这些既有医术又有医德的医生发挥作用。

“我们这样一个组织和中华医学会以及中国医师协会的定位不同,他们是制定行业指南、标准以及维护医生权益,而我们从一开始就着眼于健康服务业。”2013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健康服务业定义为新兴产业,其中蕴含的市场每年可达8万亿元。“这其中肯定要有医生的参与,但很多医生并没有时间参与,那么我们能不能利用碎片时间参与呢?”吴永波说。于是,他把目光锁定在地方医疗帮扶上。

“联盟刚成立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给高端人群看病的一个组织。那种想法太狭隘了,我们并不是。”吴永波更愿意把社团定义为公益属性。三年前,他曾以阜外医院医生的身份参与重庆三峡中心医院心脏外科的帮扶建设工作。“那次属于深度帮扶,不是做完手术就走的。我还参与了他们科室的规划与整个科室的管理工作,倾注了很多心血。”

当时,重庆三峡医院并没有心脏外科室,而与胸腔外科室在一起,相关手术一年也不过10台。三年中,吴永波每隔一两个星期就去重庆一次,他帮助医院设计了心脏外科室,并制定流程及管理制度,此外还经常带着医生查房、探讨疑难病例。三年后,重庆三峡医院已经成立了独立的心脏外科室,每年承接手术200多台,骨干医生也得到锻炼和培养。每当提到这个科室时,吴永波都感到很自豪,“那是一件荣誉感很强的事”。

正是因为这次经历,吴永波将常春藤的公益活动定位在地方医疗的深度帮扶上。以前通过行政渠道展开的帮扶往往摆脱不了“飞刀”模式,而仅仅飞过去做一台手术无法从根本上满足地方医疗机构科室建设与人才培养的需求。“我的经历告诉我,想培养出一个科室以及若干骨干人才,差不多需要三年时间。常春藤与地方医疗机构的合作模式将区别于以往模式,我们要开展深度帮扶,这是联盟的生命线。”

2014年11月12日,常春藤与黑龙江省农垦宝泉岭管理局中心医院区域医疗联合体医疗合作代表团,在北京举行了座谈会及合作签约仪式。这意味着,常春藤开始践行地方医疗帮扶计划。

宝泉岭管理局中心医院可以说是地方基层医院的代表,这里是常春藤开展地方帮扶活动的天然试点。“地方基层医疗水平上不去,就医难的问题就不能得到根本解决。只有培养出更多更好的基层医生,李克强总理期望的‘90%的病人不出县就医’才能实现。”因此,常春藤开展深度帮扶的目的,就是要促进地方基层医疗水平的提升,同时培养一批核心骨干人才。

签约不到一个月,联盟代表就组团前往宝泉岭管理局进行考察。对宝泉岭医院展开深度帮扶的科室是内分泌科。第一步是宝泉岭医院派人来北京304医院学习,由联盟医生负责对他进行培训。未来,联盟会在宝泉岭中心医院科室建设、技术帮扶、科研管理及人才培养等诸多方面与医院加强合作。

随后,浙江湖州市南浔区、山西运城、四川达州、天津蓟县、安徽蒙城等15个县市地区医疗机构,都开始和联盟联系,并开展深度合作。联盟成立不过8个月时间,这样的发展速度及影响力也是吴永波始料未及的。

吴永波希望,常春藤这种全新模式的探索能够为医改提供一种思路。“现在我们真正在脚踏实地做一些事,我们不应该总是抱怨体制怎么样、环境怎么样。实际上每个人如果都去抱怨,而不从自我改变开始,那么医疗水平就永远不能前进。也许一年后大家觉得这个模式还挺有成效的,那么这个模式或许就能在更大的范围推广,不同的社团都去推进一下,这样基层医疗才能做起来,基层医疗做起来,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才能得到根本解决。”

吴永波说,医疗帮扶的目的是要实现地方医院的“自身造血”,通过三到五年时间培养出1~2名能够达到北京较高医生水平的医务人员。如今,帮扶四川达州地方医院的联盟医生里,就有三年前吴永波在重庆三峡中心医院培养起来的骨干。培养出几名骨干人才不仅能够实现医院自身造血,还能辐射带动周边地区。

除了地方帮扶,联盟从事的公益事业还在拓展。他们近期将开设中学生健康公益大讲堂,并计划与北京大学医学部在职教育培训中心合作,从联盟合作的地方卫生局选拔一些有潜力的全科医师到京接受培训,培训完后回到地方再作为全科医师培训老师。“人才战略将作为我们一个最根本的战略,这也是健康服务业这个庞大体系的根本。”吴永波说。

 医生“管家”

现在,常春藤的会员人数已经达到100多人,会员企业13家,涵盖地产、养老、移动医疗、远程医疗、药业、旅游等行业。常春藤吸纳会员的标准一是品德要好,二是医疗技术要高,三是要热心公益事业。

对目前的联盟会员整体水平,吴永波很有信心。“联盟里的大部分医生都很正能量,这点尤其宝贵。他们都很爱病人,确实能够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我觉得很欣慰。”

现在,参与帮扶活动的医生都是自愿申请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院长助理、神经内科主任黄宇明便主动请缨,参与某地方医院神经内科的建设帮扶工作。而除了帮扶工作,他们还有很多考察任务。“大家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所以联盟的工作只能在周末休息时间做。尽管休息时间和收入都比从前少了,但大家确实感觉到自己正在做一项事业。”

除了让医生最大程度实现社会价值,常春藤的另一个目标是让医生感受到自我价值的提升。“在这个平台上,你可以接触到其他医院、其他科室的优秀医生,遇到特殊病例会诊起来也会更方便,对开阔视野很有帮助。”吴永波说,医生是一群很简单的人,每天只会围着病人转,而常春藤恰恰是他们接触社会的一个窗口。

“作为一个社团,我们首先要把会员服务好。未来随着联盟品牌和知名度的提高,我们还要提高医生的价值。”目前,联盟作为公益组织是不营利的,但参与帮扶活动的医生还是会得到被帮扶医院提供的相应报酬。此外,还有很多医院、企业找到常春藤,希望合作。吴永波认为,联盟下一步的考虑就包含让医生通过劳动获得合理报酬,这样也能避免他们对药品及器材回购的关注,让医生在提高收入的同时更有尊严。

吴永波强调,让医生通过商业途径获取报酬不代表联盟就要走商业化道路。“上周联盟刚刚讨论过商业与公益的问题,我坚决反对联盟商业化。联盟可以有自己的经营计划、经费募集方式,但商业一定要放在联盟以外做。联盟成员创业、成立医生集团这没问题,但联盟不会成为一个公司。”

成立8个月,会员单位从5个到13家,秘书处从1人到9人。对联盟目前的发展,吴永波表示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但未来仍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在目前体制下,医生还不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如何处理好医生和医院之间的关系等等都需要慢慢捋顺。吴永波仍然对未来的发展十分乐观:“联盟还很弱小,刚刚成立8个月。但我们希望能够慢慢做出一点实事,让国家看到我们的努力并从中得到启发。”